《汴河阻冻》

   汴河阻冻

    【唐】杜牧

千里长河初冻时,玉珂瑶佩响参差。
浮生却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

赏析:

  说此事人不知,难以察觉。然当真“人不知”乎?若“人不知”,何有“玉珂瑶佩响参差”句?缘水冰相击而作玉响,为乐景,人生流逝为哀情,常人难从乐景察出哀情,亦难从哀情中发现乐情。如李煜“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句,以乐景写哀情,是先有“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的哀情在的。小杜能从乐景中道出人生的无奈,可见其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