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中》豆瓣精彩评论

芥川龙之介《密林中》的叙事艺术
评论 罗生门 2015-12-09 13:22:22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这篇是文学概论课的第二次小论文作业,被我拖了两周Orz,刚刚发给老师。写的时候还挺亢奋的,结果现在写完再看感觉不行啊。
但是通过这次作业的完成过程,小说在我心中的地位显著提高。一直对芥川龙之介就很喜欢,前段时间因为对译本的怀疑产生了些对他思想的怀疑,现在更加觉得他了不起了。译本的事情,以后要学日语能读原文再读原文吧。(2015年12月9日)

摘要
芥川龙之介的《密林中》拥有特殊的叙事方式,有很高的艺术性和哲学性。本文主要选取叙述者的不可靠性、作者与读者的视角这两点来尝试了解《密林中》的叙事特点。

关键词:叙事学,密林中

1、小说取材

芥川龙之介的《密林中》取材于《今昔物语》中的一则故事《携妻同赴丹波国的丈夫在大江山被绑》 :一个武士和他的妻子在去丹波国的途中遇到了盗贼,并被小利蒙蔽骗到了树林中。强盗把武士绑到树上,夺走他的武器和马,侮辱了他的妻子然后逃走。妻子哭着给他松绑,并责骂他身为武士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保护。武士一言不发,和妻子步行到丹波国去了。在日本传统中武士本代表着勇敢、睿智、武功高强等等,此处的武士却追逐小利、窝囊,这则小故事讽刺了武士,告诫世人不可追逐小利、轻信他人。

这是一个简单的小故事,用了顺叙的方式,使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与揭示的道理一目了然。而在芥川龙之介笔下的《密林中》 ,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2、叙述者的不可靠与真相的不可知

2.1 四个叙述者

小说中采用了多叙述角度的方法,对一个案件进行了多次重复叙述,共有七个叙述者:樵夫、行脚僧、捕快、老妇、多襄丸、女人和武士的亡灵。前四个叙述者都不是案件的亲历者。

樵夫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他交代了案发现场的环境是在夹杂了杉树的僻静竹林中;尸体只在胸口挨了一刀但是刀不见了;旁边散落着一条绳子和一把木梳;由踩得一塌糊涂的落叶推测此处发生过激烈的搏斗;以及此处树林茂密跑不开马。但樵夫并未说明尸体上的刀口是长刀还是短刀所致。

行脚僧所叙述的是他在案发前遇见一个男子和骑马女子的情景,主要描绘了女子的衣着、所骑的马的颜色、以及男子所携带的武器。女子头戴罩着面纱的斗笠看不清脸孔,衣裙大约是绛红色;马的毛色褐里透红;男子带着刀和弓箭,黑漆箭筒里有二十多支箭。马的高度行脚僧表示弄不清楚。然后作为一个僧人,他又表达了对人命如露如电的悲悯感慨。

捕快告诉审判者多襄丸是京城有名的好色盗贼;抓住他的时间是前一天初更时分,地点是在栗田石桥上;多襄丸当时在马下哼哼呀呀呻吟;他和以前一样穿着一身青衫,佩着长柄腰刀;这次还多了缠着皮革的弓,黑漆箭筒里有十七支鹰羽箭;马是褐里透红的。捕快推测男子为多襄丸所杀,并且推测女子被其强奸。

老妇交代了男子和女子的身份(她的女婿和女儿)、姓名、年龄、平日的性格。男子是武士,叫金泽武弘,二十六岁,老实厚道。女儿名叫真砂子,十九岁,性格好强,只接触过武弘一个男人。并且在老妇的描绘中第一次出现了女子的容貌:“肤色稍黑,瓜子儿脸,左眼角有颗黑痣”。最后老妇请求审判者一定查明她女儿的去向。

到此为止,四人的叙述告诉了我们凶杀案的时间地点、死者及同行女人的身份背景、嫌疑凶手多襄丸的身份背景。都是案件背景,但由于不同的身份、与案件产生关联的方式不同,四人的叙述侧重很不同。从四人叙述相互印证之处,可以确定的是:老妇的女婿、也就是行脚僧之前看到的男子死在了密林中,其妻不见了;盗贼多襄丸带着死者的弓箭和之前女子所骑之马。

除此之外,其他都是模糊的,比如樵夫没有说明刀口是长刀还是短刀所为,这为后面三个案件亲历者的叙述提供了空间。还有,描述专业准确的捕快说多襄丸身边的箭筒里只有十七支箭,而行脚僧说武士的箭筒里有二十多支箭,这多出来的几支箭是僧人看错,还是去了哪里?而武士原本佩着的刀去了哪里?这些都是从四人的叙述中不可得知的东西,但是对于案件侦查来说也算是正常的。我们依然相信会有一个真相的存在。

2.2 另外三个叙述者

当三个亲历者开始叙述时,案件就变得疑团重重了。

多襄丸直接表示自己是杀武士的凶手。事件起因是他看到女子美貌而动了色欲,便利用武士的贪欲将二人骗入密林中,捆住武士,强奸女子。事后女人不愿失身于两人,要求多襄丸和武士之间必须死一个,她跟活下来的一个。多襄丸决定娶女人为妻,便于武士决斗,最后用自己的腰刀杀死武士,而此时女人已不知所踪了。他便带着武士的刀和弓箭,骑马逃走了。

女人在清水寺中忏悔说因为无法忍受被强盗玷污之后丈夫蔑视冷漠的眼神,于是用自己的短刀杀了自己耻辱的见证者,但是在随后的自杀中却失去勇气,没死成。她忏悔自己失身于强盗又杀了丈夫。

武士的亡灵借巫婆之口这样叙述事件的经过:妻子被玷污后意志开始动摇,自己的眼神是在暗示妻子不要被强盗蛊惑,可是妻子让强盗杀了自己,最后他让强盗放了妻子随后用妻子的短刀自杀,而在他弥留之际短刀被人拔走。

2.3 叙述者与真相

多襄丸在公堂上的叙述过后,好像真相大白,此案已经可以结束。但是加上女人在清水寺的忏悔以及亡灵的自白,所谓的真相又远去了。三人的叙述都能自圆其说,且非常合理,甚至令人同情。然而合在一起,便又矛盾重重,好像有人在说谎。

谁在说谎?哪个叙述者是可靠的?哪个不可靠?我们该相信谁?

通常叙述者的不可靠性有三个特征:
(1)叙述者对其叙述对象的知识或洞察力有限。
(2)叙述者有着强烈的个人沉湎(在某种程度上会使他的叙述表达和评价都明显主观化)。
(3)叙述者讲述的事情与作为整体的话语所显示的价值系统相冲突。

福克纳在《喧哗与骚动》中使用了三个第一人称的叙述者和一个第三人称的叙述者。三个第一人称叙述者从不同角度重复叙述同一件事,但又各有侧重;第三人称的叙述者揭示真相,显示第三个第一人称叙述者是不可靠的。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中,也安排了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显示出叙述者里谁在撒谎。其实在芥川龙之介的小说《地狱变》和《一个爱情故事》中,都有表现叙述者或小说人物因为身份的不同而导致认识偏差的现象,这两篇中也是有真相的。

但是在小说《密林中》里 ,有且只有七个第一人称叙述者,不存在那个知道真相的人。再根据以上的三个特征,我们发现七个叙述者都是不可靠的。不仅如此,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可靠的叙述者吧,哪怕是《喧哗与骚动》 、电影《罗生门》中那个知道真相的人。甚至传统故事中神的形象,似乎是真相的可靠叙述者,但那也只是代表神的视角而已。没有绝对的真实,只有眼中的真实。

小说在七个人相互印证又相互矛盾的叙述后戛然而止,再无半句。既然叙述者都不可靠,那么真相从何而知?

这不是一篇推理小说,作者无意告诉我们真相是什么,因为不存在真相。这其实是一篇描述一个案件的被叙述过程的小说,告诉我们叙述者的不可靠,以及真相的不可知。

3、作者与读者的相同视角

在此篇小说中,有一个没有出现在叙述文本中、但又确实存在的人物,那就是审判者。我们可以从樵夫、行脚僧、捕快、老妇和多襄丸在公堂上的叙述中看到他的痕迹,他们明显是在与某人(也就是审判者)对话,比如“看没看见刀?不,什么也没有。”“时间?时间是昨晚初更时分。”“不不,为人老实厚道,不可能遭人怨恨。”“跑去哪里了呢?这个我也不知道。慢,且慢,拷问也没用”。审判者确实存在,并且他还提出问题,引导着案件线索的出现。

审判者的视角就是作者的视角,同时也是读者的视角。 审判者在公堂上参与五人的叙述,同时也就是读者在参与他们的叙述,在参与试图发现案件真相的过程。除此之外,作者和读者还处在清水寺中菩萨的视角,作为女人忏悔的对象;同时也是倾听武士亡灵自白的人。

本作品中,作者不再处于一个全知的视角。作为一个审判者、一个忏悔对象、一个倾听者,作者除了在作为审判者时提出了几个问题之外,对于真相没有做任何推断。小说中常有的“上帝视角”消失了,没有人知道真相在何处,因为此时作者与读者处在同一视角。

4、总结与感受

《密林中》拥有特殊的叙事方式,显示了绝对真相的不存在,有很高的艺术性和哲学性。
另外我还有一点感受:

案件的三个主要人物,都说自己是杀人者,杀别人或杀自己。宁愿承担杀人的事情,也拼命维护的是什么?是俗世上的人伦道德与社会标准。强盗为了爱情杀人、正大光明的决斗、凛然认罪与赴死,这不是很有气概吗!武士败给强盗、妻子受辱、又被妻子背叛,毅然悲怆自杀,这不是武士道吗!女子受到强盗和丈夫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侮辱,想要杀掉丈夫再自杀,来除去这耻辱的见证者与承载者,这不是刚烈与贞洁吗!

这道德标准不仅决定外界能否接受这三人,更决定他们能否接受自己。人做什么事情一般至少会有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用道德标准给自己贴上一个善的标签。然而既然是标准,就是人为规定的,就是可变的。芥川龙之介说“道德是权宜的别名,大约如‘左侧通行’之类”。小说中的人就是害怕违反这样的笼罩着渗透着他们的道德标准。

很多人说本篇小说反映了人的利己主义,显示了人性恶的一面。我觉得人性就像是社会性动物本能一样的东西,原本只是行为,没有善恶之说。善恶之分依据的是道德标准,利于社会则为善,不利于社会则为恶。因此,此处为善,彼处为恶,也是正常的事。

参考文献:

[1] 芥川龙之介,林少华.罗生门[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

[2] 雅各布·卢特,徐强.小说与电影中的叙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3] 沈文慧.穿越叙事的迷雾——芥川龙之介《竹林中》解读[J],外国文学.

[4] 张一玮.叙事雾霭中的竹林——评芥川龙之介的小说《竹林中》[J].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3,25(6):35-39


原文链接:https://book.douban.com/review/7685499/